當前位置:首頁
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視力保護:
清潔能源更“風光”
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 日期:2020-03-03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
  首次突破4000億千瓦時!2019年我國風電發電量4057億千瓦時,差不多相當于四個三峽電站的發電量。
  棄風率、棄光率下降,近年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已經提前實現了消納目標。近年來,在風電、光伏發電等裝機和發電量比重快速提升的同時,清潔能源利用水平正接近并部分超過國際公認的平均合理水平。
  在甘肅玉門市,我國首個平價風電示范項目并網發電,平價上網時代越來越近;在廣東陽江市,南鵬島珍珠灣風場的風機巍然矗立、迎風轉動,海上風電“家族”規模不斷壯大;在青?;ブ磷遄灾慰h,隨著裝機容量2.37萬千瓦的村級光伏扶貧2號電站投產,全省貧困村實現光伏扶貧項目全覆蓋……
  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行業持續穩步發展。近日,國家能源局發布2019年風電和光伏發電并網運行情況,能源綠色低碳轉型步伐不斷加快。


“風光”裝機規模穩步擴大


  首次突破4000億千瓦時!2019年我國風電發電量4057億千瓦時,占全部發電量的5.5%。4057億千瓦時是什么概念?差不多相當于四個三峽電站2019年的發電量。
  截至去年底,全國風電累計裝機2.1億千瓦,其中陸上風電累計裝機2.04億千瓦、海上風電累計裝機593萬千瓦,風電裝機占全部發電裝機的10.4%。
  2019年,全國風電平均利用小時數2082小時,平均利用小時數較高的省份為云南、福建、四川、廣西和黑龍江。
  “雖然累計裝機容量仍集中在'三北'地區,但風電裝機向中東部地區轉移趨勢明顯。”國網能源研究院新能源與統計研究所所長李瓊慧分析。
  光伏發電方面,2019年全國光伏發電量達2243億千瓦時,同比增長26.3%。新增光伏發電裝機3011萬千瓦,同比下降31.6%。雖然同比有所下降,我國新增和累計光伏裝機容量仍繼續保持全球第一。
  “2019年,光伏項目管理、上網指導價格政策、補貼政策有所調整,電站開發融資難度加大,許多因素導致全年新增并網項目規模有所下滑。”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副主任陶冶分析,但是受益于海外市場增長,光伏發電產業各環節發展平穩,產能規模保持快速增長勢頭。
  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理事長王勃華介紹,2019年我國光伏產品出口額207.8億美元,同比增長29%;出口額創歷史第二高。


棄風率、棄光率均有所下降


  2019年棄風電量169億千瓦時,平均棄風率4%,同比下降3個百分點,棄風限電狀況進一步得到緩解。棄風率超過5%的省份為新疆、甘肅和內蒙古,三?。▍^)棄風電量合計136億千瓦時,占全國棄風電量的81%。
  棄光電量為46億千瓦時,棄光率降至2%。從重點區域看,光伏消納問題主要出現在西北地區,棄光電量占全國的87%,棄光率同比下降2.3個百分點至5.9%。華北、東北、華南地區棄光率分別為0.8%、0.4%、0.2%,華東、華中無棄光。
  從重點省份看,西藏、新疆、甘肅棄光率分別為24.1%、7.4%、4.0%,同比下降19.5、8.2和5.6個百分點;青海受新能源裝機大幅增加、負荷下降等因素影響,棄光率提高至7.2%,同比提高2.5個百分點。
  “部分西北地區清潔能源消納問題較為突出,主要是因為資源和需求逆向分布。新疆、甘肅等地區新能源裝機占比高,熱電機組裝機規模也較大,部分特高壓通道輸電能力不足;另一方面,用電負荷又主要集中在中東部和南方地區,導致跨省區輸電壓力較大。”陶冶認為。


合理把握“風光”發展規模和節奏

  根據《清潔能源消納行動計劃(2018—2020年)》,2020年,確保全國平均風電利用率達到國際先進水平(力爭達到95%左右),棄風率控制在合理水平(力爭控制在5%左右);光伏發電利用率高于95%,棄光率低于5%。
  從這個指標看,2019年我國風電、光伏發電已經提前一年實現了消納目標。在陶冶看來,解決清潔能源消納問題,還有進一步努力的空間,可以繼續通過行業監測預警、消納保障機制、電力市場改革調控等多種舉措,提升風電和光伏發電的利用率。
  那么,棄風棄光率是不是越低越好?百分之百完全消納是不是最好選擇?“從整個能源系統經濟性和全社會用電成本的角度來看,結合電力系統自身的特性,清潔能源消納存在一個經濟合理的利用率范圍,片面追求百分之百消納,將極大提高系統的備用成本,限制電力系統可承載的新能源規模。”國家能源局電力司有關負責人介紹。
  實際上,近年來我國在風電、光伏發電等裝機和發電量比重快速提升的同時,清潔能源利用水平正逐步接近并部分超過國際公認的平均合理水平。對于未來的發展,國家能源局有關負責人表示,2020年要有序發展風電、光伏發電,健全完善管理政策,加大競爭配置力度,積極推進陸上風電和光伏發電項目平價上網。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今年不少風電、光伏發電項目的開工進度有所延遲。陶冶建議,根據疫情防控的實際情況,客觀考慮供應鏈、產能受到的影響,可適時調整風電和光伏發電的相關政策。  

打印】 【關閉



     
单人赚钱游戏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